您的位置opebet  情感美文  情感文章

情感大V“故姐”的吸金:粉丝买理财

情感大V“故姐”的吸金:粉丝买理财  2018年11月以来,“故姐”在推文中植入涨红投资、睿威新能源等理财APP的广告…

原标题:情感大V“故姐”的吸金:粉丝买理财

  2018年11月以来,“故姐”在推文中植入涨红投资、睿威新能源等理财APP的广告。文章称,“200元起投,满24小时收益,提现1分钟到账,现在加入还有28元现金赠送,每日签到可领2元。”

  凭着对“故姐”的信任,廖迪迪在涨红投资平台投入1万元。按照投资合同,协议期为30天,投资期间,每天获得115元收益,到期后,平台返还全部本金。见前两日收益正常,此后,廖迪迪又在该平台上购买了两款理财产品,一口气花掉了82400元。

 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,半个月不到,涨红投资的APP显示服务器错误,无法正常打开,客服承诺的提现日期早已到来,但APP仍未见修复。截至记者发稿,公司方面未作出合理解释。

  廖迪迪的并非个案。北青深一度统计发现,仅在“涨红诈骗群”,就有100多名粉丝被参与“投资”,涉案金额超过300多万元。由于人分散在全国各地,如果个人司法追诉,金额无法达到立案标准,她们只能成为“被割的韭菜”。

  “女人要学会为自己增值,因为你不知道未来会面临什么变数,姑娘们,不要再浪费时间了,快去赚钱吧,时光会给你想要的一切。”

  杨艳对北青深一度记者说,大约一年前,她第一次在朋友圈看到“故姐”的文章,觉得她的文笔犀利,对感情分析很有道理,所以点击了关注。从那以后,她几乎每天都会收到“男人做到这些,才是真的爱你。”、“所有女生都看看,你们都应该知道的事”类似的文章推送。

  杨艳记得,从今年11月6日开始,“故姐”在文章中分别植入涨红投资、睿威新能源、天袋星、元心新能源理财产品的广告。文章中称,“所有投资项目均有机构+银行机构双重,确定能做到本息保障,无论你是市井妇孺还是高薪职业人士,在这里你都能找到合适而满意的产品。”

  11月28日,杨艳通过“故姐”推荐的二维码下载了睿威新能源APP,选择了“一带一南亚水电站项目”这款产品,一次性投进本金5万元。按照投资合同,收益方式为到期还本还息,协议期为100天,即2019年3月8日,她将收到本息共计167000元。

  睿威新能源APP的opebet显示,推荐好友可永享3%佣金励,且佣金不封顶。如果按照杨艳投资金额5万元、投资期限3个月来计算,“故姐”因杨艳的投资将获得1500元佣金。

  从事自平台经营的刘姿序透露,目前自人赚钱的方式,80%依赖于流量收益。广告收益一般是广告商投钱给平台,平台再招自人产出内容,分一部分钱给自人。

  曾有粉丝留言质疑这些理财产品的,“故姐”在回复明确表示自己也投了,“关注她这么久了,挺相信她说的话,而且比银行利息高很多,这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。”杨艳说。

  事实上,“故姐”并不是一个真实的“她”。记者调查发现,“故姐”号的账号主体是深圳厉害了我的哥科技有限公司。作为微信头部大号,“故姐”在新榜排名中进入500强,日榜排名一度高过情感大V咪蒙,点开11月份的66篇图文中,其中14篇文章阅读量超过10万。

  然而,在打造了一系列“爆款”文章之后,针对“故姐”的负面声音也接踵而至。11月24日,“故姐”发布的问题理财广告引起争议,其内容存在过度营销、用户情况,违反微信平台运营规范。目前,该号的群发、搜索等功能已被暂时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早在2017年4月5日,与“故姐”号只有一字之差的“爱故姐”号曾推送了一篇《关于故姐账号停更(封禁)公告》。公告称,故姐微信公号因账号推送错误消息致公号被封,已解除与该助理的劳务合同。

  “故姐”与“爱故姐”是什么关系?此前关注过“爱故姐”号的用户提供的截图显示,“爱故姐”号的账号主体是深圳高飞传媒科技有限公司。

  北青深一度记者在天眼查和启信宝查询发现,深圳高飞传媒科技有限公司脱胎于2012年,法人为李启聪,致力于“跨网络、跨应用、跨”创新发展。深圳厉害了我的哥科技有限公司脱胎于2016年,注册资本为100万人民币,但实缴资本为空白。从股权结构来看,深圳厉害了我的哥科技有限公司由深圳高飞传媒科技有限公司100%控股。

  针对“故姐”号发布违规商业软文一事,李启聪接受采访。不过,此前的一次采访中,李启聪称,在内容为王的时代,自的势头和盈利浪潮已显露颓势,触及天花板后,我们想的不应该是怎么在最后赚一笔,而是如何让新事物取代旧事物,重新粉丝的活力。

  11月6日,“故姐”号首次在文章中为涨红投资植入广告后,同月,又有多个理财APP广告出现在推送文章中,其中包括睿威新能源、圭玉新能源、元心新能源、天袋星。

  涨红投资的文案广告写道:“200元起投,满24小时收益,提现1分钟内到账,现在加入还有28元现金赠送,每日签到可领2元。”

  按照“故姐”的操作提示,11月16日,廖迪迪下载了涨红投资APP,选择了一个名叫“最新风力项目投资”的理财产品,投进1万元,协议期为30天,投资期间,每天获得115元收益,到期后,平台返还全部本金。

  没结婚之前,廖迪迪在福建一家鞋厂打过零工,每个月工资只有1000多元;前两年又和朋友承包过物流网点,可没干多久赔了几万块。这一次做投资理财,她下了很大的决心一一刷信用卡。作为一名家庭主妇,她希望手上有点闲钱,“马上就年关了嘛,等这笔利息到账后,给孩子买点礼物。”

  完成第一笔投资后,每天下午14:15分,廖迪迪都会收到短信,提醒她当日的利息已到账。前两次,她还特地登录APP的会员中心查看,确实有115元收益。廖迪迪放心了许多。

  尝到了甜头,她觉得可以信赖,11月20日,廖迪迪豁了出去,再次登录涨红投资APP,购买了“新能源高压电网”和“电动汽车充电桩”两款理财产品,一口气花掉了82400元。

  与“最新风力项目投资”理财产品所不同,廖迪迪后续购买的几款产品,要等到投资到期后才有利息收益。她还听说,经常提现取利息容易被封号,于是取出“最新风力项目投资”的前两笔收益后,她不再频繁提取。廖迪迪安慰自己,“到账了就行,到时候再一起取。”

  投了太多钱,廖迪迪不敢告诉家人。12月初,有人在“故姐”的同名微博下开骂,说这是一个,反映平台跑,收益无法提现,这些声音在微博上持续发酵,恐慌、弥漫在粉丝们心中。

  为了讨回投资,大家建起了群,群遍及福建泉州、山东青岛、广东深圳等地,他们以家庭妇女和女性白领居多,群名被按照“投资金额+到账日期+地区”来备注。在一个498人的“涨红投资诈骗群”,记者初略统计发现,目前已有100多人汇总登记“投资”信息,“投资”金额超过300多万元。

  “我们都是故姐的粉丝,她文章写的那么好,应该不会推荐虚假产品吧?”加入群,廖迪迪还抱着一丝幻想,直到有个备注为“5W+12月5日”的冒泡,得知她11月5日也在涨红投资平台上购买了一款产品,预计12月5日到期,群炸开了锅,“如果她5号到不了账,我们就去报警”。

  12月3日,廖迪迪的手机没有收到“收益到账”的提醒,登录涨红投资APP的会员中心,她发现收益无法提现。这天,廖迪迪联系客服,对方称款项已提交银联,月初1-3号财务对账,48小时到账,不会影响会员投资。

  第二天,焦急的廖迪迪又点击了“咨询在线分,对话框弹出一条消息,“所有会员,提现中午11点左右,全部到账。”

  到了10点,廖迪迪和群友登录涨红投资APP时,页面显示服务器错误,无法打开,直到现在也未修复。

  根据廖迪迪提供的投资合同,涨红投资的管理方为上海涨红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,方为太平洋投资有限公司。深一度记者尝试拨打该公司在天眼查官网登记的电话,显示已暂停服务。而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平台,该企业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。

  更让粉丝们感到闹心的是,此后一个星期,被“故姐”“靠谱、可以大胆投资”的元心新能源、天袋星、圭玉新能源,就像蒸发一般,陆续出现系统瘫痪情况,无法正常打开。深一度记者数次拨打上述公司工商登记的电话,也始终无人接听。

  这些天,点开群的聊天记录,杨艳发现,大家除了“故姐”打非法广告外,更多的是想通过法律手段讨回理财本金,但还没开始施行计划,现实就给这群女人泼了一盆冷水。

  自从12月4日涨红投资的APP无法正常打开后,杨艳就慌了,她扫描“故姐”推荐的另外几个理财APP二维码,全部下载到手机里,并搁在一个文件夹内,以期发现里面的猫腻。

  深一度记者在APP Store和系统的软件商店里,搜索上述理财产品,均没有对应的条目弹出。“这些APP的设计都差不多,像是一个公司开发的,而且只能扫推荐码才能下载。”一位粉丝说。

  此前,一名元心新能源的投资者咨询客服,“故姐是你们公司的吗?我们只相信故姐。”对方作出了肯定回答。

  在“故姐”号植入的多个理财广告中,杨艳参与投资的睿威新能源是为数不多还能打开的,但看到APPopebet上“双12震撼来袭!”这几个加粗的金字体跳跃弹出,这位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女白领却在考虑一件事,要么撤资,要么缩短投资周期。

  按照《睿威新能源投资合同书》的,杨艳购买的“一带一南亚水电站项目”理财产品的协议期是100天,收益方式属于到期还本还息。客服两次声称,投资期间无法更改。再一次咨询客服时,杨艳的会员号已被冻结。

  杨艳给“故姐”号后台发消息,“睿威新能源那篇广告文章怎么删了?不靠谱吗?”来自系统的自动回复是:当前号因违反微信平台运营规范,已屏蔽自动回复功能。

  12月4日,“故姐”的粉丝、睿威新能源投资者徐娜选择“高额返利”投诉类型,向微信平台投诉“故姐”。六天后,她收到了对“故姐”的处理通知:投诉类型有误或该账号涉嫌多种违规,已按照《微信平台运营规范》4.10条-类内容进行处理。

  如今,“故姐”号上所有涉嫌理财广告的痕迹都被删除了,部分化妆品广告内容依然可以查看,上一条推送停留在12月5日,同名微博“故姐”已更名为“情书城”一一卖言情小说的博主。但这种删改有点像掩耳盗铃一一那些预示着发财的商业软广,已被万千粉丝阅读、转发,而且被引诱上钩。

  中国传媒大学与法律学院教授王四新认为,“故姐”利用粉丝对自己的信任,未对广告主的平台资质和产品信息进行判断,粉丝加入投资活动,促成牟的目的,这种行为带有很明显的欺诈性,应负主要责任。

  “自平台不具有执法权,现阶段,当发现违规广告或接到用户投诉后,平台主要是通过与用户签订的协议,对违规自账号进行封号、停更、责令删除文章等。”王四新说。

  今年6月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8部门联合发布了网剑行动方案,网络虚假违法广告成为重点打击对象。重拳之下,虚假违法互联网广告虽然受到有力打击,但中国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王涌曾对表示,仍然存在核实困难、固定难等问题。

  群中的徐萧一已向所在辖区的报案,她在涨红投资平了10万元的血本。但按照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,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吸收客户资金不入账,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,或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二十万元以上,才可以立案。

  虽然越来越多的粉丝已经开始联合起来,但廖迪迪同时也担心,大家都分散在全国各地,如果同一地区的金额始终凑不齐100万,在成本与收益不成正比的情况下,还会有人这场“战斗”吗?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热网推荐更多>>